幽情初起千瓯雪,雅论顿生大树茶。
尚茶有道,乐看茶事,不浮于表,不倾于斜。欢迎 + 微信:xiran1223共享好茶。
点击“千瓯雪の茶品”查看千瓯雪普洱茶品。
点击“千瓯雪茗茶馆”进入淘宝【千瓯雪|普洱古树散茶馆】。
点击“归档”选择标签,即可查看千瓯雪诗词、文章。

品茶里伤感的滋味

文/煮茶听雪

喝茶,喝出伤感的不多。想想,这也算是个特例,须要以文字的方式留存起来,待日后如有人提及,也可与其分享一二。

一款茶喝到尾声,甜润还停在喉咙里,燕子发来消息说一会儿来喝茶。兵兵再注沸水入碗中,置一侧闷浸起来,思索着接下来该品一品哪款茶才好。极目扫过去,察觉是有些时日没尝过野生古树的味道,便从醒茶紫砂罐中取约六七克,静置茶荷里待水冲泡。

燕子约的茶时都很准,水刚煮沸,便趁着茶香就坐在茶台另一侧。两巡下来,花香破了盖碗束缚,伏贴着茶台蔓延开来,未尝未闻之前,便先香夺人,令人满是期待。茶,在汤水中,展现着自己的风格和韵味。人在茶汤中,时光的印迹斑驳,不免会由茶发散,由如今畅想未来、...

 

听一首歌,喝一杯茶。

羲然:

文/羲然



一、听一首歌


既不从事音乐,也不热爱,只是喜欢听歌。偶尔听歌,能从歌声和歌词中捕捉到过往的画面,从画面里感动到自己。最近的一首歌,是《无处安放》。以前从未听过,倒是一位无甚名气的翻唱,让我深陷无边的遥望和畅想。再去找原唱,一听,还是空灵清澈的女声更能让人动容,于是,一遍遍的单曲循环,占据一天的时光,既使正在敲打键盘的我,仍戴上耳机,把音量释放最大。


一首歌,一本书,一处建筑,总有某种方法,把一个人从现实拉扯到记忆里,去回见已离去的,体验已发生的,叹息已然错过的。无论细雨轻飘,还是烈日高悬,都是为此布置的场景,不可逃脱,不可摇晃...

 

记丁酉寻茶

羲然:

文/羲然


春月芬芳少,夜客落珠不客花;名山绿荫盛,晴好纤素不好闲。前舍惜别柳州客,后山恭迎益州商。纵有万千花间语,不清一壶天公醉。笼络香入杯,杯亦拒释然,平疏一根柴,欲留芳菲在,唯恐山水移,不尽天地显。采茶者悠悠,炒茶者悠悠,尚茶者悠悠,皆付翻云覆雨中。唯涓流悠悠,不屑与人言。


山叠三层烟障,水曲九道回肠。有意掩滋味,去尘空繁华;须是乐自然,须是行万步;须是体肤饿,须是其身乏;一入洞天世外土,唯恐气息染清尘。万句肺腑言,一片清净地;心魂相守不舍去,青翠遥看渐朦胧。


彼时有益方,助我塑自然,子时风吹叶,丑时起炭火,寅时无贪睡,绿揉入手心。抹得一脸昏昏...

 

人有脾气,茶也有。

文/煮茶听雪

是在另一种天气冲泡同一款茶后发现的,前后相隔不过一日,同样的水、器具、分量、温度和方式,送入口中的汤和吸入鼻里的香却宛若两茶,十分陌生。前几次遇见,只当是饮食有咸淡、素荤之分而预先布置了口腔,未作多想。但没彻底搞清楚之前,总归是如鲠在喉,每每喝到差异而又无法解释,这茶吃的也索然无味了。


于是,常常有目的性地择一茶,于不同时段、天气、态度、茶友,一一试来。仅是简单粗暴的方式,无法得到科学详尽的阐释,权当是平添一些关于茶的体验和感悟,也不失为一种雅趣。近三年,试的最多的茶便是“白岩”、“原野”、“昔归”和“邦东”这四款茶。


江南的四季变化分明,温度、湿度相差较大,阴雨天...

 

【原创】文/煮茶听雪

写一首情诗,

送给茶,

用尽华丽的辞藻

和灵动的韵脚,

才不枉山林栖息

和日月同照,

才不藏流水淅淅

和花草相绕,

才不惜云雾缥缈

和茶人寻找,

才等同我一双

不释手的爱意。

和揉,

轻轻地

放置壶中,

轻轻入水,

轻轻出汤,

重重地吸上一口,

狠狠地咬住茶汤。

那杯是念想的山脉

和城市的距离,

那韵是自然的味道

和岁月的斟酌,

那茶便是一朵云彩

和一光景天地。

此后

再也写不出一首情诗,

送给茶。

 

守住一家茶店

文/煮茶听雪


守一家茶店,如镇守一处老宅,护守一园花草,坚守一份爱情,其他并没什么了。

守一家店茶店,可不就是操持一个家:有尘土要清扫,有书柜要擦拭,有饭菜要烹制,有衣服要洗晾,有人要呵护,有话要沟通,有心要相照。

时间短了,就按耐不住,无聊,懒散,无所适从。

时间一长,也就适应了,适应了这舒缓的节奏和清闲的时空,适应了去体会和感悟一人一茶的境地,适应了去学习还未曾了解的纷杂的见闻和技能,适应了一个人有理想有目标的沉寂。而我,管这叫积淀。

其间,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茶友,来自不同地方,有着对茶不同的见解。每位茶友都是面镜子,可见其表面是否光滑鲜亮,也可见着自己的深浅和态度。有的茶友,...

 

听一首歌,喝一杯茶。

文/煮茶听雪


一、听一首歌


既不从事音乐,也不热爱,只是喜欢听歌。偶尔听歌,能从歌声和歌词中捕捉到过往的画面,从画面里感动到自己。最近的一首歌,是《无处安放》。以前从未听过,倒是一位无甚名气的翻唱,让我深陷无边的遥望和畅想。再去找原唱,一听,还是空灵清澈的女声更能让人动容,于是,一遍遍的单曲循环,占据一天的时光,既使正在敲打键盘的我,仍戴上耳机,把音量释放最大。


一首歌,一本书,一处建筑,总有某种方法,把一个人从现实拉扯到记忆里,去回见已离去的,体验已发生的,叹息已然错过的。无论细雨轻飘,还是烈日高悬,都是为此布置的场景,不可逃脱,不可摇晃。待到抽身出来,那颗“叮叮当当”的心...

 

以茶,慰雨。

文/煮茶听雪


天气给人以本能的时节感,让人一边碎语抱怨,一边慢慢适应。梅雨是来了,空气有种笨重的味道,不似春秋那般透彻轻盈,坐在茶椅上,总是被一股气压着,常要来口深呼吸才能保持清醒的状态。此番感受,是自然的摆布,唯余任尔飘零。


好在近两日的小雨,只是淅淅沥沥地落个小半天即停,不似往年的连绵,总归能在一两个时辰后踏上干的路面,迈上几步。园中春日里争艳的杜鹃,只剩下数朵已然泛白发黄的凋敝花朵,如今在小雨的捶打下,也草草谢了幕,安心养精蓄锐,等候下一次绽放。一侧乏力,另一侧却盎然,一丛丛不知名的花草,雨愈是洒落,花愈是动容,看上去有种正青春,不畏惧,随处盛开之状。


人不是花草,却是...

 

千瓯雪 | 丙申·云南访茶之旅(第一期:穿越五省到易武)

(微信号:qianouxue)

文/煮茶听雪

丙申春茶季,千瓯雪 | 云南访茶之旅,正在继续!

第一期 :3.21-3.23穿越五省到易武

从杭州出发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我们一行三人,未吃午饭便启程。记得当时杭州的天,是阴沉沉的,天上积聚着将下未下的雨。

两天的时间,经过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三月二十三号的晚上,我们是宿在贵州普安县,傍晚时分,过贵阳下起大暴雨加冰雹,耽搁了约半个小时,雨小了些,才继续前进。中雨与小雨在路上循环交替,故入夜就没敢多开,随便选了一处下高速休息。

次日早晨,七点起床,小县城内转了一圈,没找到早餐店,便上高速在最近的服务区吃了十五一碗的米线,还没吃饱。由普安出发,不一会儿就到云南界。说来也奇怪,从杭州一直到贵州,全是阴雨天气,这一入云南,便见了阳光。碧空,蓝天,和白云,再加上道旁匆匆向后连绵的青山,不禁让人感叹云滇之地的魅力。

行至距离昆明五十公里处,堵车两个半小时。近两点才到昆明。后延昆磨高速开往西双版纳,晚上九点多至景洪。这段山路以盘山公路九曲十八弯为主,多在山腰至山顶间盘绕,时常在过桥时可见山谷、河流,景色好。长上坡,长下坡路段很多,车开起来很爽很刺激。下了昆磨高速转至小磨公路,约一百三十公里抵达勐腊县易武乡。因为造路的缘故,即便是晚间十点多钟,依然有很多工程车在行驶。除了工程车,小车很多,小路显得很繁忙,隧道也很多,灰尘很大。这短短百来公里的路程,所花时间可与昆明版纳之间一比。

在驶往勐腊县城的小磨公路,一个叉道,路窄了一半,终端便是易武乡了。在小路上,大家感慨,这真是历经风雨还有冰雹,不远近万里,就为寻一泡好茶,真是不容易,还要跋山涉水四个月,这茶能不好嘛。一言一语,权作乐趣。想着还未到茶山,未见茶树,却已望见了绿叶,瞧见了瓦灰,闻见了香,尝见了苦,回味见了甜。


叉道过来的小路,两车刚好,两旁的树趁着黑夜伫立的有些张牙舞爪,车灯打上去,有些恐怖。百米左右,即有个转弯,时而九十度直角,时而一百八十度回转,大部分的路旁都是静静的树,偶尔冒出个村庄,灯火已息,人家已睡,屋子也是静静的被车灯洒亮了一秒,又浸入黑暗。若不是导航的提示,还以为是一直在原地打转,迷失在前往易武的山路中呢。正S道和反S道相继铺展到车轮下,车在往前走,两侧却不停循环。

松下一口气,是看到了易武气派古典的牌坊,横在s218道路之上。即使在半夜十一点多,趁着远光车灯,还是可窥见“易武”二字,及绕在周围的雕刻、线条。

驾车坐车已经整三天,实在乏了,就未坐聊天,洗漱完毕,一觉到翌日六点。

 

千瓯雪 | 丙申·云南访茶之旅(第二期 :迎面走来是老街)

(微信号:qianouxue)

文/煮茶听雪

丙申春茶季,千瓯雪 | 云南访茶之旅,正在继续!

期 :迎面走来是老街

天气:16-31摄氏度,多云转晴。

起床先来两杯生普,再在早餐馆里来一碗米线,着实很享受。天气预报今有小雨,所以就没敢去刮风寨,怕一下雨路不通,回不到乡里来了。没想到早间一碗米线后,是居然放晴了。

来到易武,头一站,必是老街,似是先行朝贡,再往茶山。步行去易武老街的路上,遇见一家正在制茶的人家,就进来看看,看到刚好的干茶,就坐下喝了起来。

在他家喝了三款易武周边的茶,有这两天刚上来的小树、老树。主人也姓刘,坦言这两天主要是小树,古树还要过两天才能上市。二位本家在三泡茶的功夫,聊了很多。胤升先生问了老刘这附近有无新品种,主要集中在哪些区域;各处茶山茶园的大概树龄;以及附近原生态茶园的位置。老刘是个地地道道的茶农,憨厚老实,笑起来很可爱,说起茶山来,不急不慢,娓娓道来。他说,他的家一半是去年新建的,一般是以前老辈留下来的老屋,今年还打算全都改造。

易武,茶马古道的起点,片地方是马帮集合的地方,现在的人立了石碑,也放置了古六大茶山的大石头。但茶道的沧桑古老是从凸起的树根里冒出的。老刘与我们一起,跟我们说起,这四周的大青树是易武的风水宝树,守护着这片时代做茶的人。这些大青树,就是大榕树,青苔从外露的根部一直蔓延到树干顶部。老刘还给我们讲了个笑话:说以前有帮初来乍到易武的人,来到这块集合点,以为大青树就是古茶树,纷纷惊叹、拍照。

站在集合店,可听见小山坡背后校园的下课铃声,和学生们课间打闹嬉戏声。新的一代在这片古老的以茶闻名的地方,出生、学习、成长,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新生的力量。铃声、读书声、嬉闹声,环绕着静静矗立的大青树,总觉得青树内心是欣喜的。

在这里可以,看到数个世纪历经人和马的踩踏而光滑圆润的青石路,看到在旱季雨季交替前行而记录岁月匆匆的老屋门板,看到屋檐青瓦上长出的枯黄却又生机的野草,看到老人从屋中走出以祥和的神情望着正在制茶的对面老宅,看到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窄窄的老街晃悠而棕黄毛色的狗懒洋洋地趴在门口一动不动,看到两株三角梅相向而生在院落里形成一道天然的拱门,看到灯火通明灯笼印红的翻新老宅对面静静地坐着一套数十年间紧锁的旧屋。

易武老街的青石板路,被脚踩的很光滑。两边的老宅,还存留着数栋,一部分还有主人在住着,一部分是茶农制茶的场所。还有一截的老宅被拆了建成很现代的水泥砖瓦房,看上去很不和谐,也在为老街心疼感慨。除了老街,整个易武乡,是新老屋子交替而立的,走在路上,不经意间便能看到窝在一处的老宅。有些老宅看上去荒废已久,无人居住,甚是可惜。有些已在翻新,好在只是依着古迹在翻新改造,保留了最初的面貌。新屋的建造,热火朝天,随处可见的工人在施工。有人在制茶,有人在盖房,一片繁忙。

迈步在老街,看到車顺号“瑞贡天朝”的旧址,仿佛在朝圣一般,普洱茶的辉煌,是从那个年代的这里启程,历经一代一代的延续传承,才有了今天的热闹非凡。

車顺号老宅,两扇木门上端有块匾,写着“瑞贡天朝”。门旁的柱子上,三个黑色的字“車顺号”。走进,有位老妪仍住在这里。没问年纪,估摸着有七十左右了。老人家说,这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有两百年的历史了,现在就一个人住在里面,子女当前皆不在身边。问起身体,老人家说蛮好的。我们看去,已经去门前拾柴火来回了三趟。

老街一趟,半晌过去,等回到易武街上,天已完全放晴,不再担心下午可能出现的阻碍我们去往村寨茶山的小雨。在小张家吃完午饭,就出发驶向茶山喽。

 
© qianou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