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情初起千瓯雪,雅论顿生大树茶。
尚茶有道,乐看茶事,不浮于表,不倾于斜。欢迎 + 微信:xiran1223共享好茶。
点击“千瓯雪の茶品”查看千瓯雪普洱茶品。
点击“千瓯雪茗茶馆”进入淘宝【千瓯雪|普洱古树散茶馆】。
点击“归档”选择标签,即可查看千瓯雪诗词、文章。

千瓯雪 | 丙申·云南访茶之旅(第二期 :迎面走来是老街)

(微信号:qianouxue)

文/煮茶听雪

丙申春茶季,千瓯雪 | 云南访茶之旅,正在继续!

期 :迎面走来是老街

天气:16-31摄氏度,多云转晴。

起床先来两杯生普,再在早餐馆里来一碗米线,着实很享受。天气预报今有小雨,所以就没敢去刮风寨,怕一下雨路不通,回不到乡里来了。没想到早间一碗米线后,是居然放晴了。

来到易武,头一站,必是老街,似是先行朝贡,再往茶山。步行去易武老街的路上,遇见一家正在制茶的人家,就进来看看,看到刚好的干茶,就坐下喝了起来。

在他家喝了三款易武周边的茶,有这两天刚上来的小树、老树。主人也姓刘,坦言这两天主要是小树,古树还要过两天才能上市。二位本家在三泡茶的功夫,聊了很多。胤升先生问了老刘这附近有无新品种,主要集中在哪些区域;各处茶山茶园的大概树龄;以及附近原生态茶园的位置。老刘是个地地道道的茶农,憨厚老实,笑起来很可爱,说起茶山来,不急不慢,娓娓道来。他说,他的家一半是去年新建的,一般是以前老辈留下来的老屋,今年还打算全都改造。

易武,茶马古道的起点,片地方是马帮集合的地方,现在的人立了石碑,也放置了古六大茶山的大石头。但茶道的沧桑古老是从凸起的树根里冒出的。老刘与我们一起,跟我们说起,这四周的大青树是易武的风水宝树,守护着这片时代做茶的人。这些大青树,就是大榕树,青苔从外露的根部一直蔓延到树干顶部。老刘还给我们讲了个笑话:说以前有帮初来乍到易武的人,来到这块集合点,以为大青树就是古茶树,纷纷惊叹、拍照。

站在集合店,可听见小山坡背后校园的下课铃声,和学生们课间打闹嬉戏声。新的一代在这片古老的以茶闻名的地方,出生、学习、成长,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新生的力量。铃声、读书声、嬉闹声,环绕着静静矗立的大青树,总觉得青树内心是欣喜的。

在这里可以,看到数个世纪历经人和马的踩踏而光滑圆润的青石路,看到在旱季雨季交替前行而记录岁月匆匆的老屋门板,看到屋檐青瓦上长出的枯黄却又生机的野草,看到老人从屋中走出以祥和的神情望着正在制茶的对面老宅,看到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窄窄的老街晃悠而棕黄毛色的狗懒洋洋地趴在门口一动不动,看到两株三角梅相向而生在院落里形成一道天然的拱门,看到灯火通明灯笼印红的翻新老宅对面静静地坐着一套数十年间紧锁的旧屋。

易武老街的青石板路,被脚踩的很光滑。两边的老宅,还存留着数栋,一部分还有主人在住着,一部分是茶农制茶的场所。还有一截的老宅被拆了建成很现代的水泥砖瓦房,看上去很不和谐,也在为老街心疼感慨。除了老街,整个易武乡,是新老屋子交替而立的,走在路上,不经意间便能看到窝在一处的老宅。有些老宅看上去荒废已久,无人居住,甚是可惜。有些已在翻新,好在只是依着古迹在翻新改造,保留了最初的面貌。新屋的建造,热火朝天,随处可见的工人在施工。有人在制茶,有人在盖房,一片繁忙。

迈步在老街,看到車顺号“瑞贡天朝”的旧址,仿佛在朝圣一般,普洱茶的辉煌,是从那个年代的这里启程,历经一代一代的延续传承,才有了今天的热闹非凡。

車顺号老宅,两扇木门上端有块匾,写着“瑞贡天朝”。门旁的柱子上,三个黑色的字“車顺号”。走进,有位老妪仍住在这里。没问年纪,估摸着有七十左右了。老人家说,这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有两百年的历史了,现在就一个人住在里面,子女当前皆不在身边。问起身体,老人家说蛮好的。我们看去,已经去门前拾柴火来回了三趟。

老街一趟,半晌过去,等回到易武街上,天已完全放晴,不再担心下午可能出现的阻碍我们去往村寨茶山的小雨。在小张家吃完午饭,就出发驶向茶山喽。

 
评论
热度(4)
  1. 羲然qianouxue 转载了此图片
© qianou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