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情初起千瓯雪,雅论顿生大树茶。
尚茶有道,乐看茶事,不浮于表,不倾于斜。欢迎 + 微信:xiran1223共享好茶。
点击“千瓯雪の茶品”查看千瓯雪普洱茶品。
点击“千瓯雪茗茶馆”进入淘宝【千瓯雪|普洱古树散茶馆】。
点击“归档”选择标签,即可查看千瓯雪诗词、文章。

用一个下午品一泡老曼娥:千回百转,落笔成惊叹号

煮茶听雪


老曼娥的记忆,始于第一口饮它时的撼动整个身体的苦,仅小呡一口,也无法躲避由口入喉的侵袭。回想起来,仍不禁吞咽口水,这期间,已隔整整一年。


不知是谁的点子,说要喝点带劲刺激的,于是乎我和兵兵不约而同地想到老曼娥。二零一五年的古树单株均已售罄,唯余一四年的一小袋。余下的原因,怕是其当年的滋味已超出众茶友的极限了。今日取泡来尝,一来是看这一年里的变化,二来着实想生猛刺激一番。


水冬瓜木箱,一揭盖,浓郁的茶香便四溢而出,整个人都被这股封存了四季的气息环绕、包围,犹如贯穿东西,伫立在古树园的岩土上,任春意盎然,任山花浪漫。


以白瓷盖碗配上透明公道来迎候,更可真切原貌地感受它的色香味形韵。水,是农夫山泉水,以铁壶煮之。茶取七克,置于茶荷,其色泽黑亮,其形似转笔处勾勒,似眉心处一弯,似晴日里可见的远山青黛连绵,细看却又丝丝婷立,循饱满处可窥见山之巍峨,树之魁梧,叶之鲜活。


第一道水冲入,索性不洗,直接将饮起来。出汤极快,未做停留,水并不苦涩,反倒可细嚼出丝丝甜味来。这也有趣,恰如攀山为览壮丽,由起步山道旁观见一涓流,流水柔和了高耸的山,好让踏足之人宽了心,慢了步,轻松不少。山势不险便不足为奇,从第二道茶中可见,浓度上升,汤色油亮,苦释放开来,小酌半杯,苦霸占整个口腔,一咽便顺喉而下。毕竟才刚刚开始,滋味尚可,眉头不过仅一皱而已,苦就迅速在口中苔面化开直至消无为甜。伴随甜的是略带膨胀感的香,这香,附于茶汤中,继而蔓延至每个角落,从喉部还不断涌出。三至六巡,皆是一个缓缓跃升的过程,第七巡是至高点,虽有前六杯茶汤的铺垫和延续,至此,仍不禁紧缩眉头,清苦扼住喉吻,不论下咽的抑或回味而出的,皆是怎一个苦字了得。其间,抽离不出额外的精力和敏锐去找寻、琢磨关于此茶其他的点滴。所有能交付的,都被苦的元素牢牢占据,久久不退。待到可舒缓一口之时,被压抑,更准确的说应是被蕴育的特征,瞬间反攻,一股之气地收回原本阵地。只觉,口吐即是花香,浅吸便是清凉,咀嚼的是质感,咽下的是自然。


当翻过一座山峰并体会到极致之后,常能逢到平坦高低,在回望峰顶和回味时,有足够空间和时间可欣赏雪线之下、巨石之间丛生的草、摇曳的花以及从山谷回旋而来的风。这是八至十一巡的景致,可赋两词:霸气、细腻。当然,其中有苦。


就在所有人以为茶汤会就此柔顺下去时,它却出其不意地杀了个回马枪,让饮者再次皱眉,由衷感叹。一山虽远去,一峰更在前,此乃第十二道的老曼娥,这般千回百转,是古树纯粹的完整的个性展现,源自天地间自然灵性的汇集。


下一个起伏,现身于接近二十巡的样子,像极了远眺见的山峦叠嶂,像极了古树在千百个春秋里的日沐风霜,也像极了喝茶人在繁琐尘间的喜怒哀乐。


三十巡的茶汤,依旧泛着油光,水虽清淡了些,却仍富有茶味。底蕴里的苦,揉着尾水的甜,在我们口中落笔成惊叹号。

 
评论
热度(8)
  1. 不夜侯qianouxue 转载了此文字
© qianou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