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情初起千瓯雪,雅论顿生大树茶。
尚茶有道,乐看茶事,不浮于表,不倾于斜。欢迎 + 微信:xiran1223共享好茶。
点击“千瓯雪の茶品”查看千瓯雪普洱茶品。
点击“千瓯雪茗茶馆”进入淘宝【千瓯雪|普洱古树散茶馆】。
点击“归档”选择标签,即可查看千瓯雪诗词、文章。

茶人谢老:聚心会神于一片树叶

煮茶听雪


是这样一位老者,超乎我的想象。


经过数日的低温、阴雨和雾霾,终于盼到了阳光和晴空。也正时在这阳光下,再次遇见了谢老。清爽的衣裳,干净的皮鞋,暖和的针织帽,再配一双棉手套,谢老如此装备着,于有阳光的冬日,行走在名园里,迈步依旧清脆坚稳,身形依旧挺拔昂首。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谢老坐到对面,中间隔着茶盘,经过一番对话,我们才知道这位老者姓谢,是第二任中茶院院长。谢老以前是茶叶工作者,现在更是茶叶爱好者。在我看来,后者应是重于前者。


兵兵择一款生普,泡于我们品饮。大家先是就此茶言说起来,有关于香气、滋味的描述,也关于环境、树种的描绘。待到数十巡之后,我们便问起来老人家一些关于茶院所的问题。老人家十分大方地与我们说起茶学系的起源,是如何在复旦西迁的时候成立,并在返回的时候分入安徽;说起当年一位同学骑马进滇入职的艰辛与不幸;说起福建在茶叶树种研究方面的建树;还说起上世纪八十年代“茶与健康”的研究及推广普及......一边倾听与学习,一边敬佩与感慨。感慨其思维之敏捷,思路之清晰,言语之恰当,沟通之流畅,以如此高龄,仍可与晚辈侃侃而谈,欢畅说茶。抛去周身散射的光环,凝聚在核心里的光亮彰显:他是位茶人。


时而,谢老也会提出关于普洱的问题,并坦言普洱确在自己诸领域之外,但自己很是喜欢喝。等候看茶时的静默,兴致高起时的动容,吞吐辞藻时的稳健,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足可窥见一位老茶人的生活状态和生命气息。


老者喝茶,并非罕见,但八五老人对茶保持如此高度的兴趣和关注,实乃罕见。其所思所想、所问所答,皆关于茶。或许,真正好茶的茶人,应是这般模样,应是这般状态,孑然一身于牛鬼神蛇之外,灵犀洞察于年代变迁之时,聚心会神于一片树叶之中。


致敬这位乃至所有默默沉浸和静静喜好茶的老茶人。

 
评论
热度(2)
© qianouxue | Powered by LOFTER